•  
  • 新闻详情

    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组织特征的司法认定

    作者:宋泽厚浏览次数: 日期:2019年9月12日 16:58
      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规定: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其他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可以并处罚金。
     
      境外的黑社会组织的人员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发展组织成员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包庇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或者纵容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犯前三款罪又有其他犯罪行为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应当同时具备以下特征:
     
      (一)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 
     
      (二)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  
     
      (三)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 
     
      (四)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黑社会性质组织是指组织、领导和积极参加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秩序的犯罪组织。
     
      黑社会性质组织是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试图在一定区域或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以达到获取垄断性经济利益的有组织的犯罪团伙,是犯罪集团的最高形态。
     
      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现行有效的相关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有:2000年12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2年4月28日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办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2009纪要》)、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关于办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全国部分法院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2015纪要》)和2018年1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2018指导意见》)。
     
      司法实践中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认定要紧紧围绕犯罪组织是否具备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危害性特征来严格界定,只有四个特征同时具备,才能认定为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才能依据刑法第294条的规定,对相关行为人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司法实践中如何判断违法犯罪组织是否具备组织特征要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把握: 
     
      一、从组织成员之间是否有明确的层级和分工,是否存在领导与被领导、组织与被组织、指挥与被指挥的关系,成员之间是否形成较为稳定关系来认定该组织是否具备组织特征
     
      《2009纪要》指出,黑社会性质组织不仅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而且组织结构较为稳定,并有比较明确的层级和职责分工。一些黑社会性质组织为了增强隐蔽性,往往采取各种手段制造“人员频繁更替、组织结构松散”的假象。在办案时,要特别注意审查组织者、领导者,以及对组织运行、活动起着突出作用的积极参加者等骨干成员是否基本固定、联系是否紧密,不要被其组织形式的表象所左右。
     
      根据《2015纪要》,黑社会性质组织应当具有一定规模,人数较多,组织成员一般在10人以上,其中,既包括已有充分证据证明但尚未归案的组织成员,也包括虽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但因尚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或因其他法定情形而未被起诉,或者根据具体情节不作为犯罪处理的组织成员。
     
      《2018指导意见》第6条规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存在时间、成员人数问题不宜作出“一刀切”的规定。
     
      在司法实践中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的认定可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发布的2013年11月4日起实施的《关于办理组织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所规定的组织传销罪中关于组织传销组织层级及人数的认定问题,界定为人数为10人左右层级在三级以上来把握。
     
      司法实践中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在人员结构上应当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积极参加者和一般参加者三个层级,在积极参加者与组织者、领导者之间还可能存在骨干成员的问题。
     
      组织者、领导者,是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发起者、创建者,或者在组织中实际处于领导地位,对整个组织及其运行、活动起着决策、指挥、协调、管理作用的犯罪分子,既包括通过一定形式产生的有明确职务、称谓的组织者、领导者,也包括在黑社会性质组织中被公认的事实上的组织者、领导者。 
     
      骨干成员,是指直接听命于组织者、领导者,并多次指挥或积极参与实施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长时间在犯罪组织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属于积极参加者的一部分,其地位与作用高于积极参加者,低于组织者、领导者。
     
      积极参加者,是指接受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领导和管理,多次积极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或者积极参与较严重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活动且作用突出,以及其他在组织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如具体主管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财务、人员管理等事项的犯罪分子。 
     
      其他参加者,是指除上述组织成员之外,其他接受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领导和管理的犯罪分子。
     
      根据我国刑法第294条规定,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可以并处罚金。这就意味着行为人只要参加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就构成犯罪,并不要求行为人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后实施其他违法犯罪行为。但此条规定也要受到刑法但书的限制,避免打击面过大。
     
      司法实践中对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是以实施违法犯罪为基本活动内容的组织,仍加入并接受其领导和管理的行为,应当认定为“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没有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意愿,受雇到黑社会性质组织开办的公司、企业、社团工作,未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违法犯罪活动的,不应认定为“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 
     
      司法实践中判断行为人是否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应以行为人与黑社会性质组织就加入该组织问题达成意思一致作为判断标准比较合适,而不能以是否履行手续、是否取得组织会籍、是否举行专门仪式等作为认定的标准。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行为人完成了“参加”行为:一是就加入犯罪组织问题有明确的约定;二是行为人履行了加入组织的仪式;三是行为人要求加入,并经该组织或组织头目的批准或默许;四是虽未履行手续,但已在该组织的领导和管理下实际参加了该组织的各种违法犯罪活动;五是行为人开始不知道加入的是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了解真相后没有退出,并在该组织的领导和管理下参加了该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
     
      一般来说,可以将是否举行专门的参加仪式作为重要的认定依据。但当前的司法实践中多数黑社会性质组织为逃避打击与处理、规避法律,在发展成员时并无此类程序,这就要求审慎地结合以下两个方面来判断行为人是否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
     
      第一,是否参与实施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生存离不开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而是否参与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又是表明被告人与涉案黑社会性质组织之间存在关系的重要标志。这一点自然是判断参加行为的重要依据。
     
      第二,与涉案黑社会性质组织之间有无相对固定的从属关系。不管怎样,组织成员在黑社会性质组织中均应具有相对固定的位置,如果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没有任何从属关系,如只是临时受邀或基于个人意愿参与某起犯罪,即便其参与了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也不能将其认定为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成员。换言之,如果在黑社会性质组织中找不到可以对应的位置,就说明被告人与该犯罪组织没有从属关系;如果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某一成员之间没有服从与被服从、管理与被管理关系,就不能认定被告人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
     
      司法实践中,行为人只要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所参加的是由多人组成、具有一定层级结构,主要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组织群体,或者该组织虽有形式合法的生产、经营活动,但仍是以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基本行为方式,欺压、残害群众的组织,就可以认定其“参加”行为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既包括已有充分证据证明但尚未到案的组织成员,也包括虽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但因尚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或因其他法定情形而未被起诉,或者根据具体情节不作为犯罪处理的组织成员。在认定组织成员时要将尚未到案的组织成员、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的人员及因法定情形未被处理的人员计算在组织成员内,以体现违法犯罪组织人数较多的特征。
     
      二、从违法犯罪组织存在的时间、违法犯罪组织是否有明确的规约、约定俗成的帮规戒律、组织纪律来认定该组织是否具备组织特征
     
      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在短时间内难以形成,而且成员人数较多,但鉴于“恶势力”团伙和犯罪集团向黑社会性质组织发展是一个渐进的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没有明显的性质转变的节点,故对黑社会性质组织存在时间、成员人数问题不宜作出“一刀切”的规定。黑社会性质组织要求“形成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这就要求违法犯罪组织存在的时间不能过短,如存在的时间过短,则很难体现组织的稳定性;违法犯罪组织成员中要有比较稳定长期存在于该组织的成员,才能体现组织的稳定性。
     
      司法实践中黑社会性质组织存续时间的起点,可以根据涉案犯罪组织举行成立仪式或者进行类似活动的时间来认定。没有举行成立仪式或者进行类似活动的,成立时间可以按照足以反映其初步形成非法影响的标志性事件的发生时间来认定。没有标志性事件的,可以将组织者、领导者与其他组织成员首次共同实施该组织犯罪活动的时间认定为该组织的形成时间。
     
      存在、发展时间明显过短、犯罪活动尚不突出的,一般不应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实践中,关于黑社会组织的存续时间起点,“成立仪式”最为优先,“标志性事件”次之,在没有前两者的情况下,可以依据“首次有组织的犯罪”的时间认定。其中,“标志性事件”主要包括两种情形:一是足够反映涉案犯罪组织已初步形成较稳定获利来源的重大事件,如为涉足某一行业而成立公司、企业等经济实体等;二是足以反映涉案犯罪组织已在一定区域或行业内初步形成强势地位的重大事件,实践中比较常见的就是在逞强争霸、排除竞争对手过程中具有“一战成名”作用的违法犯罪活动。 
     
      司法实践中根据成立仪式、标志性事件、首次有组织实施的共同犯罪确定黑社会性质组织成立的时间是要解决司法实践中如下问题:
     
      1.准确界定组织者、领导者、积极参加者及一般参加者;
     
      2.准确界定组织者、领导者对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期间所实施的全部违法犯罪活动承担的刑事责任;
     
      3.准确区分组织内违法犯罪行为与个人实施的非组织内违法犯罪行为;
     
      4.为黑恶犯罪的财产处置提供处置依据。
     
      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为使组织长期存在和发展,会逐步形成约定俗成的帮规和戒律,成为组织者、领导者对内管理和控制组织成员的纪律。根据《2015纪要》,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纪律、活动规约,应当结合制定、形成相关纪律、规约的目的与意图来进行审查判断。凡是为了增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组织性、隐蔽性而制定或者自发形成,并用以明确组织内部人员管理、职责分工、行为规范、利益分配、行动准则等事项的成文或不成文的规定、约定,均可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纪律、活动规约。
     
      例如,一些以经济实体为依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其组织纪律、活动规约往往是以公司、企业内部规章制度的形式表现出来的;还有一些黑社会性质组织会对其成员提出“不许吸毒、不许赌博、不许随意殴打他人”等看似劝人向善的要求,与传统意义上的“帮规”“家法”存在一定差异;有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规定“有事大家一起上,在外不能吃亏”,“受到司法追究时不能出卖同伙”;有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规定“打赢奖励,打输受罚”,“对于大哥交代的事必须办好”等等,上述帮规戒律都是为了更好的对该组织实现管理和控制,司法实践中要将上述行为认定为组织特征的一部分,收集和固定相关证据以证明违法犯罪组织具有一定的组织特征。
     
      三、司法实践中对于组织特征要注意围绕违法犯罪组织所实施的组织内具体的违法犯罪活动中各行为人所处的地位及所起的作用来认定该组织是否具备组织特征
     
      虽然我国刑法规定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就构成犯罪,但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组织者、领导者和积极参加者时必须以组织者、领导者实施决策、指挥、协调、管理作用;积极参加者必须多次积极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或者积极参与较严重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活动且作用突出,以及其他在组织中起重要作用;这样就要求在认定组织者、领导者和积极参加者时,要在违法犯罪组织所实施的具体违法犯罪行为中根据行为人所处的地位及所起的作用来认定行为人是否为组织者、领导者或积极参加者,离开组织内的违法犯罪行为,认定组织者、领导者和积极参加者就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2018指导意见》第10条规定:为确立、维护、扩大组织的势力、影响、利益或者按照纪律规约、组织惯例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侵犯不特定多人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财产权利,破坏经济秩序、社会秩序,应当认定为“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
     
      符合以下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的组织内的违法犯罪活动: 
     
      1.为该组织争夺势力范围、打击竞争对手、形成强势地位、谋取经济利益、树立非法权威、扩大非法影响、寻求非法保护、增强犯罪能力等实施的; 
     
      2.按照该组织的纪律规约、组织惯例实施的; 
     
      3.组织者、领导者直接组织、策划、指挥、参与实施的;  
     
      4.由组织成员以组织名义实施,并得到组织者、领导者认可或者默许的;  
     
      5.多名组织成员为逞强争霸、插手纠纷、报复他人、替人行凶、非法敛财而共同实施,并得到组织者、领导者认可或者默许的;  
     
      6.其他应当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的。
     
      黑社会性质组织所实施的组织内违法犯罪反映的是组织者、领导者的意志,体现的是为组织利益所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骨干成员、积极参加者、一般参加者所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体现了组织者、领导者的意志和意思表示,所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具有组织特征的特点,因此在司法实践中在判断黑社会性质组织是否具备组织特征时,不仅要审查是否形成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是否较多,是否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是否基本固定等要素,还要依据违法犯罪组织所实施的具体的组织内违法犯罪来综合考察和判断,准确认定该组织是否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所应当具备的组织特征,如果组织成员所实施的具体违法犯罪行为反映不出组织者、领导者的意志,也不是为了组织利益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则不能认定为组织内违法犯罪,也不能依此认定该组织具备组织特征。
     
      司法实践中对于组织特征侦查机关要注意收集固定下列相关证据以体现违法犯罪组织的组织性质。
     
      1.在讯问过程中注意收集固定单次违法犯罪活动中各行为人的具体行为,查明起组织、决策、指挥、幕后策划作用的行为人;
     
      2.查明多次积极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行为人或者积极参与较严重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活动且作用突出,以及其他在组织中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
     
      3.注意收集违法犯罪组织在日常管理中各行为人所处的地位及在具体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起的作用;
     
      4.注意收集固定违法犯罪组织实施犯罪行为后为逃避打击与处理而实施的如资助犯罪行为人逃跑,出面与被害人及家属进行协商、调解、赔偿取得被害人谅解,为犯罪行为人提供医疗费用及奖励,围猎相关公职人员以逃避打击等方面的证据;
     
      5.注意收集固定对违法犯罪组织的人、财、物进行管理和控制方面的证据。
     
      四、在认定组织特征时要将经济特征和组织特征的相关证据结合起来进行综合判断来认定该组织是否具备组织特征
     
      《2015年纪要》指出“是否将所获经济利益全部或部分用于违法犯罪活动或者维系犯罪组织的生存、发展,是认定经济特征的重要依据。无论获利后的分配与使用形式如何变化,只要在客观上能够起到豢养组织成员、维护组织稳定、壮大组织势力的作用即可认定。”
     
      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有组织的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存在和发展,在判断经济特征时司法实践中要围绕下列情形收集固定相关证据,以证实该组织通过违法犯罪活动获取经济利益豢养该组织。
     
      1.为了犯罪购买作案工具、提供作案经费,如提供车辆、住所或食宿费用;
     
      2.为受伤、死亡的组织成员提供医疗费、丧葬费、补偿费,为组织成员及其家属提供工资、奖励、福利、生活费用;
     
      3.为了逃避打击处理,支付给被害人及家属的医疗费、赔偿金等费用;
     
      4.为逃避打击处理,资助具体犯罪行为人逃跑期间的必要费用;
     
      5.为寻求非法保护,围猎相关公职人员所支出的贿赂费用;
     
      6.其他与实施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有关的费用支出等。
     
      收集固定上述相关证据既是认定经济特征的相关证据,也能反映出该组织具有明确的组织特征。上述行为虽然表现为在犯罪前、犯罪后相关行为人所实施的具体行为,表面上似乎与组织特征无关,但从所实施的行为本质上来分析,上述行为均是为维护组织利益、扩大组织影响、增强组织实力、逃避司法打击所实施的具体行为,从另一侧面反映出该组织具有明确的组织性、纪律性和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反映出该组织有别与其他一般犯罪组织的特点,收集固定上述相关证据,能有效揭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 
     
      在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是否具备组织特征时要紧紧把握组织架构的稳定性,严格审查是否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是否基本固定;是否形成稳定的犯罪组织且人数较多;是否多次进行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来综合判断,只有同时具备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危害性特征的违法犯罪组织,才能被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才能依据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之规定,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来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真正做到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一个也不放过,不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一个也不凑数,使扫黑除恶专项行为始终在法治轨道上运行,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巩固党的执政基础,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创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

    所属类别: 专题研究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